次日一大早,南京城内还在为青岛战争期间日本人犯下的暴行震动,《民国时报》连续三天的头版新闻全部是关于此次事件的追踪报道,《大公报》以及上海地区的几分大报纸同样在转载这些热门的新闻内容。\\WwW.qВ⑤、coМ//

    使馆区外的游行、抗议活动愈演愈烈,每天一大早都有人群围拢在那里,从学生展到了工人,又从工人展到了商人,甚至还有警察跟着起哄。

    卖早点的小商贩免费为这些抗议人群提供早晨,虽然是数量有限的猪油饼子,可也表达支持抵制日本人的一份心思。南京城是最先开始抵制日货,一些地方流氓团伙还趁夜袭击了日本人在南京的仓库、公司,还向日本侨民的窗户投掷石头、大声辱骂。一开始警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警察总局担心这样的暴行会更加肆无忌惮,于是还是派出了警力逮捕了一批小混混回来。

    从今天开始,抵制日货的行动早已由南京、山东、广州向全国开始蔓延。个别地方政府还公开布官方声明,号召辖区的民众抵制日货。东北地区为日本人务工的工人、职员宁可饿肚子,也停止位日本人开工。

    北京大本营在凌晨时还收到一个监控的消息,南满铁路客运量在短短三天之内锐减,每天游走在铁路各站的客运火车几乎就是空的。军事情报局经济分析小组做出了初步估计,仅仅这三天时间已经让日本损失了八百万日元,这还是保守估计。

    早上吴绍霆在收到北京大本营来的消息之后,还特意吩咐邓铿致电奉天的张作霖、赵尔巽等人,要求奉系军队保证抵制日本活动的平民安全,并尽可能提供一些经济上的援助。

    张作霖与日本之间往来密切,这几日也收到日本人的贿赂,要求其派军镇压反日活动。不过他骨子里仍然有中国人的血性,看完最近的报纸之后,对日本人的暴行同样是怒不可遏。他采取了更为狡猾的手段,先把日本人的贿赂装进腰包,然后派军队到城内各个反日活动的现场,除了在一旁看着之外并没有驱散人群,名义上是防止反日活动扩大,实际上是暗中保护参与活动的百姓。

    他特意向手下交代,一旦日本浪人或者军人采取暴力行动,立刻向日方开枪回击。

    他知道,自从旅顺遭到空艇部队轰炸之后,日本人在东北的势力锐减,第五师团根本没有恢复元气,那些铁道警卫队也都心寒意冷,再加上现在中日正在就青岛战争善后谈判,根本不敢乱来。

    昨天晌午吴绍霆在大总统办公室呵斥熊希龄、唐绍仪等人的事,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也传遍了整个总统府,甚至连南京城内都有一些像模像样的小道消息。

    熊希龄在当天下午就把这件事向国民大会做了汇报,决定动参议院和众议院联名弹劾吴绍霆。不过此时的参议院和众议院虽然已经有了完整的规章体制,可国会在去年十一月份大选时就明文规定,正式的国会权限方案是在正式中央政府组建之后,向正式大总统负责。严格的说,一天大总统没有完成选举,南京政府一天还是执政府时期。

    不过熊希龄等人为此还是在国会大吵大闹,要求剔除吴绍霆的竞选资格。

    从昨天下午到晚上,宋教仁、梁启、冯国璋等国会要员都赶到现场了解情况,一直闹到傍晚方才散去。

    为了这件事,宋教仁和梁启在这天早上一起赶到总统府。

    不过吴绍霆一大早并没有在总统府,而是乘车赶到镇江海军基地,与海军部众人召开了一次大会,会议内容正是关于新建北海舰队的事宜。在会议上,他向海军众将来承诺,将会义无反顾的促成海军议案通过,让海军部各司不必担心,尽管着手去执行即可。

    下午时,吴绍霆才返回南京,刚来到总统府秘书处,就有人通知梁启和宋教仁二人已经在总统府等了大半天了,是真正的大半天,连午饭都没有吃。吴绍霆立刻就知道这两个人是为何而来,他不疾不徐的回到总统官邸。早有侍从官跑到小会客厅通报,梁启、宋教仁迫不及待的赶到走廊上拦住了吴绍霆。

    “震之,你昨天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有什么话大家好好说就是,国家成立之初有不同的政治思路也是情理之中,就算谈不拢也不至于把话说的那么严重。”梁启脸色极为严肃,就好像是一个老师在训斥学生一样。

    “是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