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稚冰十七岁,获得妖帝这个名号,被忍界称为三战时期最大的异端。

    草稚冰十九岁,成为忍者世界第一高手,结束了持续的战乱,与金色闪光并列为木叶两大支柱。

    草稚冰二十三岁,与纲手成婚,成为五代火影的丈夫。统领木叶村暗部,将木叶推向了所有忍者村无法企及的高度。妖帝成为了村民眼中,越了火影的存在。

    草稚冰二十七岁,覆灭“晓”组织,统一了势力割据的忍者世界。先后与琳,静音等人结合,放弃了木叶的职务,过上了安逸的生活。

    草稚冰三十一岁,成为了木叶历史上第一个被雕刻在火影岩壁上的男人,妖帝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世人茶余饭后的传说。

    三百年后,木叶忍者村。

    “火遁凤仙火术!”露天的战场上,一道身影快移动,双手飞快结印,无数耀眼的火光飘向前方。

    眼见灼热的火光就要吞噬掉目标,只听一声低喝:“风火轮,起!”那个人的脚下,突然燃烧起两道火光,风助火势,瞬间消失在原地。

    “呵,草稚京,你不愧是草稚一族的天才。”说话的人眉目清秀,一头耀眼的金色短,不无佩服的说道。

    被唤做是草稚京的年轻人,拥有银白色的长和领袖的气质。他淡然一笑,轻声说道:“先检讨一下自己吧,冥人。你不也是波风家族下一任族长吗?”

    “咱们先不要聊了,这么多人在看着那,你不要忘了,这次上忍考试我可是非常认真的哦。”草稚京看了一眼看席上的观众,面色一正道。

    嘈杂的议论声与喝彩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在关注两人到底能获胜,因为两人代表着木叶最兴盛的两个大族,草稚家族与波风家族。

    无论是草稚京还是波风冥人,都要为家族的利益去着想,赢得这场比赛。两人的激烈打斗依旧持续着,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一下子很难分出胜负。

    席上,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一个男人静静看着两人之间的争斗。银白色长在风中散乱,一张白皙的脸孔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眸子,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对两人的战斗很感兴趣。

    “喂,那个白头的,对,我在叫你。你是草稚家族的吗?”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暗部成员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为了警备这次比赛,现任的火影安插了一些暗部成员四处巡视。

    白在木叶村代表着草稚家族,因为血液中遗传了祖先的坏血病,所以每个草稚族人都会拥有一头银白色的长。

    眯起双眼,看向来人,男子柔声笑道:“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那个暗部成员狐疑的打量了一番,现眼前的男子居然让他看不透彻,隐约间感觉到他绝不是寻常的人物。

    沉默了片刻,白男子挂着浅笑,问道:“你认识那个正在战斗的草稚京吗?”

    “哦,你说京大人?我当然认识,他可是村子里的名人。”这名暗部成员不无得意的说道。

    白男子目光深邃,望着远方的战斗的草稚京,袖袍一抖,一张信纸出现在手中。

    “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他。”白男子不理会暗部成员莫名其妙的表情,身影一闪,竟然凭空消失在远地。

    那个面相老实的暗部成员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手中的信纸,告诉自己,这不是幻觉,而是遇到了一个不知名的高手。

    蔚蓝的天际,两道身影出现在云层当中。

    左边的人一头白色的长,赫然是刚才出现在比赛看席的神秘高手。在他身旁,却是一个红色的武道服,黑色头的男子,极为显眼的是一条尾巴长在他的**上。

    “冰,我们应该走了,纲手、风紫(龙珠之有罪主角)他们还在等我们。”

    白男子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远方的木叶忍者村,淡淡一笑,低声道:“圣境的生活虽然不错,但我还是喜欢这个地方。”

    “时间到了,我们走吧!”话音刚落,就见两人身后,空气颤动,出现了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缝。两个人有说有笑,身影消失在了天际

    战斗的胜负见了分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