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内容开始--七七呢?

    李墨的问话如同一盆凉水,.[棉花糖]

    他们,该怎么跟李墨说呢?

    又要如何承受李墨的怒火?

    不过他们也不必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因为几乎在李墨问话的同时,产房的门,开了。

    “哇——”

    “哇——”

    “哇——”

    婴儿响亮的哭声让众人的视线都移到了抱着孩子的陈夫人身上。见到李墨,陈夫人连忙跪下。

    “恭喜圣上,喜得小皇子。”

    李墨没有看孩子,他十分不安。

    刚才问起红七时,众人的反应十分不对劲。现在只有看到红七,李墨的心才能安下来,人影一闪,他已是进入了产房。

    留下众人和“哇哇”哭着的孩子。

    虽然哭着,但这是个极好看的婴儿。

    明明只是个才刚刚出生的婴儿,皮肤却并不像其他婴儿那般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一般。他的皮肤滑滑的,水嫩得仿佛刚刚成熟的水蜜桃一般,散发着粉嫩的光泽。

    而且个头看起来也不小。

    无疑,这也是个极健康的小皇子。

    大明江山后继有人了。

    对于朝廷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大喜事。

    但众人却无法纯粹高兴得起来。

    小皇子活了,圣上也回来了,大明江山隐忧已消,但,娘娘呢?

    半年多的相处,在他们的心目中红七早就已经不是单纯的后宫皇后,意味着更多,是主上,是引导者、是可以一同讨论的同僚,同时也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像母亲、像姐妹,也像女儿。

    她会照顾抱病前来参加朝会的大臣,赐座,让太医为他们问诊。

    天气若是太冷或者太热,她会适当地修改朝会的时间,朝会若是太过冗长,她会中途休息,让朝臣们吃些点心、喝点茶,休息之后再继续。

    朝臣们争执得若是太过激烈,伤了和气,她只要寥寥几句话,就能让所有的人笑起来。

    就在几天之前,红七还笑着同他们说,待她生下皇儿,办满月宴时,可是要收礼的,让他们好好准备。众人笑着应是。红七却刁难他们说,也不要贵重的,也不要珍稀的,要就要他们自己亲手做的。而且也不收书画,要送就送实用的,譬如说什么袜子啊、衣服什么的。

    众朝臣当时就苦了脸,他们又不是女的。(.无弹窗广告)

    可娘娘说了要他们亲手做的,还得不重样,还得用得着的,这么小的孩子,除了衣服鞋袜,他们还能做啥送啊?玩具也就那么几样,怎么分配也不够啊?

    见他们为难,娘娘笑得如同狐狸般淘气。

    当时的样子还历然在目,以后,难道再也看不到了吗?

    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悲哀和伤痛,甚至有的大臣眼都不自禁地红了。

    红八却是心下大恸,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还好太医都在这里候着,一针下去,红八总算醒了过来。

    只是醒过来的红八却觉得裙下一阵****。

    羊水破了,孩子要早产了。

    外头又是一阵混乱。

    但这些都不关李墨的事。

    不要说是红八早产,就是天塌下来,李墨也不关心。

    此时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

    浅粉色的被褥间,红七那么纤弱一个,脸色惨白,如同白纸一般。李墨小心地抱起她,呼吸衰弱地简直就像会随时断气一般。

    她的生命好像在渐渐消失。

    生孩子,一不小心就会要女人的命。

    当初,真不该让她要这个孩子的。

    李墨后悔,但此时也不是后悔的时候。

    “七七,别怕。”

    “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别怕啊。”

    “我从海外带了名医回来,他们的治病方法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治不了的,他们可以治。我这就叫人来给你看。”

    李墨安慰着红七,却不知道,他的身子都在微微地颤抖。

    海外的大夫的确是神奇,但再神奇能比得过问天?连问天都束手无策,他带回来的人真的有用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