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父,这宝物叫如意宝匣,现如今它所在是微缩的空间内,但若是找到个空地,却能够将它变换出来,一切皆是真材实料无虞,而携在身上,却又是一个小型的空间,别的东西进不去,里面的东西也出不来,非常神妙,像是姑父这样的能者,定然会有更多的用处的。”北狐傲高兴的解释起来。

    我不由笑道:“宝物虽然也是道极之物,但并非有多神奇,倒是里面这么大的地方,倒是给我填得满满当当的,你们北狐家倒是有心了。”

    “姑父哪里话,我们北狐家亦是叔父一手建立,一手扶持而来,北狐家之物,也是姑父之物,爷爷也说了,我们北狐家也就是替姑父守土治领,所以一定要认真负责,绝对不可因此骄纵横行,还训斥了我好一顿,姑父,北狐家因有姑父而有,我们北狐家若无,也得因姑父而无!”北狐傲急忙说道。

    宝物虽好,但听罢北狐傲这热血沸腾的一番言语,另外三位仙皇都不禁瞠目结舌,本来都还以为这后生肯定比不过自己,没准还要闹出什么笑话来,但这北狐傲准备实在太充分了,不仅是后浪推前浪,还差点把他们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这一番挤兑,妥妥梨花压海棠,把这三皇压得透不过气来,估计心中早想着怎么补充一番,也好让自己也如北狐傲这般高大上起来。

    这北狐傲虽然自己一个来,但身后却有北狐战这老江湖,确实不可小觑,我也忍不住听了这话笑起来:“呵呵,你爷爷实在是太客气,北狐领便是你们北狐家的,倒也不能强说是我的,毕竟那是你姑姑,你爷爷,甚至是你父亲,乃至于整个北狐家的亲友,仙民,君臣一同与我浴血奋战,一同并肩作战争取而来,那是属于所有天下仙民的,不过,你成为了北狐皇,继往开来,那亦要明白,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可知了?”

    “侄儿知道了,侄儿绝对不会姑父的教诲,定当日夜警醒鞭策自己民如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话。”北狐傲认真无比的说道。

    “嗯,先到一旁去吧。”我心中不禁一笑,无论他记不记得住,只要这小子不闹出什么麻烦来,我就阿弥陀佛了,这小子其实顽劣得很呢。

    北狐傲松了口气,随后有些机械化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跪坐下来的时候,仍然板着腰身,这模样,如果让别人看到,怕是要忍俊不禁了。

    然而做臣子都如悬脑袋于裤裆,确实不好当,毕竟我是九重天传颂的明君,但也是大家口中一统天地的天武帝,自出道后,征战不休,杀伐不断,平天地,扫八荒六合,是不世出的战神,手中可是沾满了累累鲜血,纵是杀戮万仙的首领见了我,都要顶礼膜拜,更遑论其他。

    这无数的战绩堆下来,就算我自己没这个自觉,但别的仙家可不是我,碰到我皱起眉都得吓半死,所以也怪不得四仙皇这么害怕了,这请客吃酒,估计都如过一遍刑,冒冷汗算是最基本的。

    “胜屠皇,怎么了?是在心虚么?你家老祖可没有反对我封你当这仙皇吧?”我淡淡一笑,看向了一旁惴惴不安的胜屠瑜。

    胜屠瑜仿佛灵魂归窍,惊得本能拱着手,一边行礼,一遍拜过来:“姑父,断无此事,老祖听闻是姑父的意见,还说这么做是对的,父亲这些年来压力甚大,不堪重负久已,他老人家早就劝过父亲了,只是姑父一直都不肯卸去重负,我们这些小的,又不敢去劝,生怕父亲他觉得我们要谋他的位置……唉,不过多亏了舅父,这才让父亲如今享上了清福,我们这些孩子们也深感欣慰,这段时间下来,也多亏了老祖和姑父,胜屠家也渐上正轨。”

    “那就好,老祖如今已是证道境了吧?看来身体尚且硬朗得很,再活个万年都是最少的了,不过你们胜屠家事情应该也最多,最麻烦,怎么你还学着其他三家,那么悠闲的还在我面前晃悠呀?”我表情故意暗了下来,有些责怪他的意思在里面,倒想要试试这小子是不是真给吓破胆了。

    毕竟胜屠昊给我送去了天城环形圈其中一个小界面软禁疗养了,上次这小子已经吓得不轻了,这次就看他习惯了没。

    胜屠瑜先是一惊,但很快就想到了说词,连忙说道:“姑父,小侄不敢辜负重托,虽然还未登基,不过却也不敢真的悠闲,这段时间来,除了忙碌政事,也多方听取了建议,众多臣子亦不敢怠慢,各家族近些天来同样也穿行于临时宫邸,从未有歇,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所以姑父大可放心,甚至来见姑父,小子这礼物,也实在因为近些日子的操持,一时……一时没能精挑细选,比之其他,恐多有不如了。”

    我暗道这小子,果然得了胜屠昊真传,这三言两语就把三仙皇也拉下了水,自己宝物不好,那是因为忙碌政事,无暇分神选宝了,那其他三位的宝物至于那么好,问题也就来了,那是因为政务不忙闲的?还是说把心思都用在了讨好我上面了?

    所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