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下是防盗段落,如果你看到了这个提示,说明你跳订了哟,摸摸头轻咳一声扯着严笑打趣:“嗨,就算不认识咱们吃顿饭不就认识了吗。。lbsp  没想他的话音刚落,蒋子虞却不乐意了,低头咬着嘴巴道:“我只会弹琴,别的不会。”

    杨志伟见多了这“假清高”的艺术系学生,“啧”了一声心里立马有些不高兴。

    谈赋倒是没在意,沉声开口道:“那就弹,现在弹。”

    在场所有人被他一句话说得摸不清头脑。

    因为他这话听起来像赌气,但脸上却又完全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就跟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的,怪异,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怪异。

    还好常姐注意到蒋子虞的脸色,上来开口缓和了句:“那、那小蒋你就先弹几首曲子,谈教授是从国外回来的大科学家,应该喜欢听西洋范儿的。”

    严笑也开口附和:“对对对,弹几首配得上谈教授音乐造诣的。”

    蒋子虞点点头无奈地想:他哪里有什么音乐造诣,五线谱都还是我教的。

    沉默地转过身去,也不管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多肆意,打开琴板,轻轻顺了顺呼吸,抬手放在琴键上就开始弹奏起来。

    谈赋站在原地,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修长的手指微微蜷起,眼神深邃,如看见了食物的鹰。

    刘绍平是谈赋的助理,跟在自家教授身边一年多,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谈赋这么全神贯注盯着一个女人看,心中诧异的同时,也忍不住靠过去提醒了句:“教授,等会儿芸姐就过来了。”

    谈赋回过神来,茫然看他一眼,哑声问:“什么?”

    刘绍平被谈赋的眼神一扫更是惊讶,低下头几乎说不出话来:“等、等下芸姐要过来…”

    话音刚落,欧阳芸这头就从门口走了进来。

    她这会儿刚从乐团下班过来,得了刘绍平的消息立马开车往这头赶,才一进西餐厅,打眼就看见谈赋站在个小姑娘身边听琴。

    她今天心情本来挺好,毕竟难得能和谈赋一起吃一顿饭,微笑着走到他身边,正准备开口喊人,等看见谈赋的脸,表情又忽然僵硬在了原地。

    沉默一瞬,走上去把手搭在谈赋的臂弯间,笑着开口问:“谈哥,我还以为你们先吃了呢。”

    蒋子虞对曲子是熟得不能再熟的,此刻听见欧阳芸那一句“谈哥”,手指一僵,竟然微微停顿了一瞬。

    可就那么一瞬间的停顿,欧阳芸立马就听出来了,偏看着旁边的杨志伟问:“杨老板,这小姑娘是你们这的钢琴师?很灵气嘛,就是对曲子还不是很熟,专业能力有待加强啊。”

    杨志伟一开始就知道等会儿还有个女的要过来,但他哪里猜得到这女的竟然是现在国内最火的美女钢琴家欧阳芸,两眼一眯,立马弯腰谄媚道:“是是是,这姑娘就是个普通的华音学生,哪能和您比啊。我是不知道欧阳老师您今儿要过来,不然我哪会喊一个小姑娘过来。”

    欧阳芸显然也是听惯了奉承的人,轻笑一声告诉他:“别这么说,你看谈哥不就挺满意吗,眼睛都离不开了。”

    她的话说完,周围人都差不多听出来了。

    感情这欧阳大钢琴家是吃醋了。

    蒋子虞听见她的话,猛地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头看着欧阳芸把手插在谈赋臂弯里安之若素的样子,眼睛微微眨了眨,忽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往下走。

    常姐一脸诧异地问:“小蒋你干嘛去。”

    蒋子虞回答:“我身体不舒服,常姐,对不起,今天我弹不了了。”

    杨志伟还没碰见过这样脑子有病的。你说你好好一餐厅钢琴师,让你陪吃饭你不吃,让你弹琴你罢工,现在还敢在这样的贵客面前甩脸子,简直是反了天了,上前就想教训。

    没想谈赋先他一步,直接抓住蒋子虞的手,沉声问了句:“你走什么。”

    蒋子虞回头看了看谈赋的脸,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不弹了。”

    谈赋皱眉问:“为什么。”

    蒋子虞指着旁边的欧阳芸回答:“因为我不喜欢她。”

    在场所有人被她一句话说得脑子一懵,纷纷一脸感概地想:这姑娘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敢当着人欧阳芸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多大胆儿啊。

    可让人更没想到的是,谈赋非但没有生气,还甩开欧阳芸的手,直接往蒋子虞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