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的天山童姥站在场间,夺目非常,仿佛任何人在她面前都要臣服,纤弱的身体无比高大巍峨。

    王明晏全身内力絮乱,抬头看着天山童姥,没有及时运功压制,反而怔怔出神,他知道自己很难胜过天山童姥,可也没有想到会输的这么快,胜负当在百招之后,他的伤势并不严重,运转一周天便可压制,可他知道今日与少林比斗前面的胜利已经没有意义,或者准确的说他的目的已经无法达到。

    他今日带明教精锐前来少林,并非是简单的要胜过少林,就算他不出场,光是十大高手他自信明教绝对强出少林,他真正的目的是夹压过武林泰山北斗的东风去做那武林第一人,如同四十年前他的祖师逆天行。

    他要做天下第一,做武林魁首,最后一场玄慈下场他只要击败玄慈,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只不过他是一个喜欢完美的人,不管是学习武艺,为人处世,他要做到最完美,而因为这样的性格,他知道他还需要战胜一个人,所以他让出了与玄慈的交手交给了卓不凡,他知道胜了玄慈仍旧有瑕疵。

    他知道江湖上有一位与他同样年轻,却比他甚至还要杰出的人段晟。

    他要战胜段晟,这是三年前他便定下的目标,自小到大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能成为教主,而是他的师兄郑轩,可结果呢?他现在已经是统领数千人的教主,甚至是明教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主,如果战胜段晟,他更是最年轻的天下第一,比他师祖还要来的风光,这才是真正的完美!

    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他本想以不败的战绩成为天下第一,可现在他败了,更重要的是短时间内他没有信心战胜面前的天山童姥,他内心极度失落与愤慨。

    瑕疵是他所不能容忍的,王明晏直起弯着的腰,片刻便将絮乱的内力稳住。

    “前辈武艺高强,晚辈技不如人,不过卓不凡乃我明教中人,本教主就算技不如人也要跟前辈一战到底!”王明晏神情坚决道。

    卓不凡是明教之人,若是因为不敌便交出去,对明教名望打击太大,而且也会令属下寒心,而他现在明知不敌而挺身而出,则极好的拉拢人心。

    “事关明教怎么能够让教主一人承担!”修罗王李兵道阔步来到王明晏身边,看样子是舍去脸皮要再次群起攻之。

    有李兵道领头,其余人也是来到王明晏身边,事关明教人人有责,而身后教众更是将王明晏他们围住摆出阵仗,看来天山童姥要是一意孤行,明教就当着天下群雄的面群起攻之。

    此举虽然丢颜面,但也让人们看到了明教的凝聚力,天山童姥原本想嘲弄一下王明晏的愚蠢,但可看这般阵势终有变色,她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以一敌百,更不要说里面还有七八位一流高手,若是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要一意孤行,那就是她愚不可及。

    “好好好!还真是一群英雄豪杰,老身今日是见识了,今日你们人多势众,老身暂且忍让,但你们明教只要庇护卓不凡一日便是我逍遥派之敌,你我两家不死不休!”天山童姥厉声道。

    而此时的卓不凡心中却是大为感动,如果说一开始卓不凡对于明教只有利用心思,现在内心想法则在逐渐转变,明教此举赢得卓不凡归心算起来也不算赔得太多,江湖上一流巅峰高手才几人?

    双方之间的事情暂且尘埃落定,不过天山童姥心里却是一肚子的火气。

    很多人都以为到这里今日之事算是结束,将来两派打生打死就是他们两派的事情,可天山童姥一肚子火气今日必须发出来不可,既然收拾不了明教,那么还有一人可以用来撒火。

    此人是谁,当然是段晟!

    段晟可是也得罪了天山童姥,虽然有些牵强,但天山童姥做事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小子,下场与老身较量一番,若是不敌便当者天下群雄的面说当年说的话是放屁!”天山童姥憋着一肚子火,这个时候全部转移到了段晟身上,段晟无奈成了出气筒。

    明教人多势众,段晟在天山童姥看来不过一人罢了,成出气筒也在所难免,天山童姥如此说话,首先就惹恼了李氏三雄,双方关系虽是主仆,可亦是朋友兄弟,此话如羞辱他们一般。

    三人知道此人实力高绝,心中第一次对段晟没有十足信心,但士可杀不可辱,若是段晟不敌,真的如她所言当年剑湖宫的话当作放屁,从今往后段晟如何在江湖立足?

    “老妖婆莫要欺人太甚!”李子雄怒喝一声,声如洪钟,不少人闻声侧目,光是这一声吼,大家便看出李子雄不俗的内力。

    李子雄说着就好下场与老妖婆拼命,希望以命相搏让段晟多些生的把握,可他刚要有所动作,段晟一把抓住,摇了摇头道:“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