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轻轻的挂下,随着喘息声的停止,羽鸢枕着男人的手臂安然入睡。

    钟御鸢精神很好,黑眸一直望着怀里睡的香甜的舒羽鸢…

    嘴角不经意的上翘…

    舒羽鸢又是被疼醒的,这次身上密密麻麻的让她不敢直视,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缓过了疼劲,下床穿衣服找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又湿透了。

    所以…

    她掰下了男人一件黑衬衫穿上,去拿床头柜的手机,刚伸手就被醒来的男人抓住

    钟御璿可能是还没睡醒,说出的话特别勾引人,

    “这么早,去哪?”

    舒羽鸢平静心里的阵阵冲劲“你,能不能不这么说话?”

    钟御璿皱眉“怎么?”

    舒羽鸢把自己的小手机塞进衬衫的口袋,钟御璿蹙着眉看她

    “你手机这么小?”

    舒羽鸢盯着他,没好气道“我要是有钱买好手机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

    谁知道钟御璿没有为她的语气而生气,而是淡淡的飘来一句:

    “没想到你这么穷。”

    舒羽鸢气的在他面手舞足蹈,钟御璿翻了个身子,背对着她“等下让队长给你买个新的,这个丢了。”

    舒羽鸢冷静下来,裂开嘴笑,“呀,没想到钟少你这么大方!!”

    “我只是嫌你丢人。”

    “你…”舒羽鸢一跺脚,忽然疼的哧牙咧嘴,刀眼射向床上的始作俑者没好气道“我走了,您需要再找我。”

    钟御璿猛的睁开眼睛,一把拉住她,下一秒舒羽鸢被吓得叫了一声,男人有些沉硬的声音传来

    “现在你是我的"qingren",不应该是这种语气。”

    舒羽鸢微微缩着脑袋,有些害怕钟御璿现在这个表情和冷冷的声音,但是还是努力提高声音道:

    “你要有个准备,我对你就这样了。”

    钟御璿黑下了脸,抱着舒羽鸢的手微微用力,舒羽鸢吃痛的咧嘴。

    “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如果你还是这个样的话,我完全可以让你滚蛋!”

    言下之意,钱我一分不会给你!

    呜呜,舒羽鸢悔的肠子都青了,大爷,再给一个机会,我觉得客客气气的。

    但是她不敢这么说,只好假装乖巧的点了点头。那模样真是要多可爱又多可爱。

    钟御璿黑着的脸不自觉的僵硬了一下,下一秒松开她。

    舒羽鸢跳下了床,脚步不停,刻不容缓,嘴里道“那我先走了,股的白。”

    钟御璿眯着眼看着她逃跑的背影,慵懒的命令她“明天收拾东西搬过来住。”

    !!!舒羽鸢转头错愣的看了他一眼,被白了回去,她能说不吗?

    小一送舒羽鸢离开,路过商场的时候停了下来“小姐,进入去选部手机,旧的那部扔了就好。”

    舒羽鸢没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要买手机?”

    ---题外话---

    编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审核,明明发了很久了就是未审状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