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被马帅的气场所震慑,或许是对他正在做的动作所吸引,总而言之,当他往后退一步的时候,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选择了沉默。

    他们静静的看着马帅缠绑手的样子,感受着那一"bobo"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真气波动,内心的情绪有好奇,当然也有震撼。

    许多人都不明白,明明只有十八岁,最多不过是教练境界的马帅,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的真气波动?

    当然,十八岁能达到教练境界的人屈指可数,在许多人的概念中,还是很不相信马帅真的已经到了教练境界,更有人不相信现在这真气波动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原因很简单,在他的身边,此刻就站着两个绝对的武林高手,无论是已经被生活蹂躏过的赵国庆,还是那老当益壮的梁宇,那都是在当今武林有一定地位的高手。

    这样的高手但凡稍微动一动怒意,在场的人就可以感受到那磅礴的真气波动,这里所说的,还只是稍微而已。

    之前就在吴青生气的时候,当他把飞针捏在手指的时候,他周边的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凌厉的气息从他身体中向外蔓延。

    马帅不是圣人,况且也只有十八岁,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怎么生气,可是当他决定与吴青打赌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生气了,只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中,一般人看不出太多。

    马帅的怒气既来自吴青,又来自梁宇,当然,还有那在一旁冷嘲热讽的梁浩。

    一点点细心的缠好绑手,他眯着眼睛盯着桌面上的飞刀,而余光,却恰好落在前方人群中梁浩的身上。

    刚才梁浩的那一句刺耳的嘲讽他没有应答,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听到,更不能代表他听到后没有任何反应。

    攥紧了拳头,他看着那厚重的桌面,深吸一口气,感受着那磅礴的真气自丹田中澎湃而出,沿着全身的脉络疯狂游走至右臂的云门穴。

    云门已开,中府自然有动静,磅礴的真气流冲击着中府穴,让那些原本就存在于右臂之中的真气有些骚动。

    这两股真气仿佛在隔着中府穴相互交流,渴望汇流。

    马帅的右键往下部位某个点开始跳动,比心跳要强烈,比脉动要凶猛,如果他此刻是赤.裸着上身的话,仅凭肉眼就可以看到那一点跳动的样子。

    那个点,就是收到前后冲撞的中府穴,滴水石川需要时间,而此时此刻的马帅甚至能隐隐感觉到,在云门开之后的这些日子里,随着他不断的尝试,中府穴似乎已经有了要打开的预兆。

    当然,那也只是预兆而已,要冲破一个穴道谈何容易,非但需要大量的真气,更需要漫长的时间。

    绑手的作用,主要是起到抑制力量的作用,马帅的右臂中,经过这么多天的夜夜引星已经储存了很大一股真气,这股真气是死的,就如同被拘禁在他右臂中一样。

    倘若他出拳不遗余力的话,势必会把右臂掏空,到时候,那股难以形容的痛苦会再度来袭,所以,他必须要缠上绷带控制一下。

    马帅眯着眼,将缠好绷带的右拳提至腰间,最后深吸一口气,侧身,突然闪电般对着桌面打了出去。

    自他拳头里外溢而出的真气冲击着遇到的空气,撕扯交织,形成一股骇人的真气波,然后迎着拳峰所指的方向扩散而去。

    距离他较近的赵国庆隐隐皱眉,而梁宇的眼神却突然凝重了起来,他忽然间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危险,而却又摸不准这危险究竟会冲着哪里发生。

    “轰!”

    一声巨响从桌面上传来,刹那间,厚重的桌面竟龟裂破碎,那飞刀虽然是通过携带的真气被钉在桌面上的,但是桌面本身却并没有任何真气的存在。

    所以说,马帅如果真的去拔刀的话或者会有困难,但是要破坏一张桌子的话,难度就完全与拔刀不同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六成的把握,而当这一拳打出去之后,很显然他做到了。

    桌子碎成了好几瓣,飞刀钉进桌面的位置,恰好是一道裂缝的路径,自然而然,这飞刀不拔自出,随着从拳峰散发出来的真气波向前疾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