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卿气得脸色发白,起身便走。

    慕沉泓被激怒了,起身道:“母后,此事休要再提。朕相信皇后。”

    独孤太后道:“我不管,总之慕灵庄不能放,我要她和沈醉石都都死在阿九的墓前。”

    慕沉泓不理会独孤太后,疾步走出了椒房殿。“卿卿。”慕沉泓上前两步,追上宫卿,轻声道:“母后口不择言,你别放在心上。”

    “我清白磊落,为了保住孩子费尽心机,反倒受此羞辱。”宫卿珠泪滚滚而下,甩开了慕沉泓的手。

    慕沉泓急忙搂住了她的腰身,柔声道:“卿卿,我信你。”

    宫卿仍旧气愤难耐,不言不语回到寝宫。

    慕沉泓放了手头的事,陪着小心,百般讨好。

    “好卿卿,是我不好,你想怎么出气都成,可别气着了自己。”

    “好卿卿,你如今怀着身孕,母后那边不必去请安了,等生下孩子再说好不好?”

    宫卿一声不吭,沉着脸。

    慕沉泓便一个劲的哄,急得满头是汗。

    半晌她才嘟着嘴道:“你放了慕灵庄和沈醉石,我便不气了。”

    “自然会放,你放心。”慕沉泓拿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的嘴唇,笑道:“好卿卿,让我亲亲。”

    “不。”她将脸蛋一扭,绝情地给他一个后背。

    他也不敢强求,只好陪着小心,笑道:“好好好,都依了卿卿。”

    慕沉泓言出必行,立刻放了慕灵庄和沈醉石,又将沈醉石恢复了原职。

    独孤太后知晓之后,又是一番大闹,慕沉泓全然不为所动,任凭独孤太后怎么闹都不改主意。登基为帝的他,和当日身为太子的他,行事作风完全像是两个人。

    独孤太后知道,自己是再也不能随意掌控这个儿子了。他如今已经是万人之上说一不二的皇帝,不是身居高位却无实权的太子了。

    时日飞逝,转眼由春入夏,宫府传来消息,宫夫人生了个儿子。宫卿喜极,挺着肚子要去看望母亲。

    慕沉泓如今是一百二十个小心,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里,那里放心让她出宫,苦苦哀求让她等宫夫人满月了,接进宫里来让她瞧瞧母亲和弟弟。

    宫卿那里等得及,赌气不肯吃饭。

    慕沉泓慌得龙颜失色,立刻安排皇后归省,此刻皇后娘娘便要是天上的星星,他也是要摘了给她的。

    宫府和皇宫虽是不远的距离,那皇宫的仪仗却是浩浩荡荡,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到。宫锦澜因为宣文帝的遗命去守皇陵,宫夫人也去陪了半年,直到快要生产才回到宫府。

    宫卿嫁入皇宫之后,这还是第二次回到娘家,一切都还是当日模样,不过府中多了一个宝贝弟弟。

    宫卿对自己没有兄弟姐们一直心怀遗憾,也深知父亲巴心巴肝地就想要个儿子继承香火,所以对这个弟弟还没见面,便爱到了心尖上。

    宫夫人刚生产,也不便出来接驾。宫卿径直进了宫府,穿过后花园,到了宫夫人的卧房。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嘹亮的哭声。

    云卉和云叶都喜不自胜道:“一听便知小少爷多有力气。”

    “定是白白胖胖的。”

    宫卿进了内室,乳母丫鬟正围在宫夫人的床榻前。

    “母亲。”

    宫夫人见到女儿挺着个大肚子便忍不住嗔道:“你这孩子,真是个急性子。”

    宫卿笑着凑到床前,只见宫夫人身边的襁褓里躺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人儿。

    虽才出生五日,却已经瞧出那眉眼五官都继承了宫夫人的美貌,眼见将来也是个祸水。

    宫卿爱不释手地摸着弟弟粉粉嫩嫩的脸颊和小手,喜滋滋道:“爹只怕要乐翻了。”

    “那是自然,他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

    “弟弟可取了名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